海外市场仍受疫情左右 本周焦点转向经济数据

阅读:次      发布时间:2020-04-01

吴家明/制表 官兵/制图

证券时报记者 吴家明

随着多个国度救市措施始终出台,海外股市开始止跌返升。只是,海外的新冠肺炎疫情仍在持续蔓延,投资者仍不可掉以轻心。

华尔街人士也忠告,美股尚未触底,智运会围棋赛屡现奇局 陈耀烨追杀“嗜血狂人”,空头很有可能再次动员攻打。

关注点转向经济数据

只管上周五欧美股市再度大跌,但从上周整体情况来看,美股道指累计上涨近12.8%,为自1938年以来的最佳单周表现,标普500指数累计上涨10.26%,为2009年以来的最佳单周表现,纳斯达克指数也上涨9.05%。欧洲股市方面,MSCI欧元区ETF指数累计上涨14,游族网络变更会计估计提业绩 净利暴涨营收增速骤降.42%,英国股市富时100指数上涨近6%。此外,中国香港恒生指数上周累计上涨2.98%,日经225指数累计上涨近17%。

就在上周,英国威尔士亲王查尔斯王储、英国首相约翰逊、英国卫生大臣马修·汉考克均报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再度引发市场发愁。可见,疫情的变革仍是影响全球金融市场的主线。Worldometer世界实时统计数据显示,截至北京时间3月29日20时19分,全球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冲破68万例,达到680453例,累计去世亡31912例。

海外市场整体有所回升,也引发了对股市是否已经触底的辩论。据海外媒体报道,亿万富翁投资者,对冲基金大佬莱昂·库珀曼和贝莱德固定收益寰球首席投资官里克·里德认为,股票可能已跌至低点。库珀曼表示,美国股市已经濒临底部,但如果经济停摆影响至第三季度,市场行情将是另一种情形。库珀曼还提醒投资者不要加杠杆,“只买那些理解的公司股票并同时保持耐心。”

不外,纽约梅隆银行美洲货币和宏观策略师韦利斯以为,美国股市尚未触底。“美国新冠肺炎感染人数仍在增加,还不凑近曲线的峰值。事实上,可能说在公共卫生范围,最蹩脚的时期还不到来,这可能会给企业、员工和市场带来更多的痛楚。”“穿梭华尔街”博客作者埃迪·埃尔芬贝因也发出类似的警告,“尽管上周有多少天的市场表现不错,沪指光复2700点 再回三季度成交密集区,但空头很有可能再次发动袭击,李世石退役高呼AI不可克服 史上首次让子人机大战,收回大部分收益”。

摩根士丹利亚洲及新兴市场股票策略部主管Jonathan Garner近日在一场在线会议上称,只管寰球股市近期浮现了反弹表现,但由于多国新冠肺炎疫情仍未真正实现操纵,股市仍有下行危险。在此背景下,相对而言,中国、日本股市会更受青眼,预计将跑赢新兴市场。

而在本周,海外市场焦点除了疫情变更,重点或将放在经济数据之上。市场普遍预计,欧美重要经济体的3月制造业、服务业PMI终值可能会下修,被市场看作重磅消息的美国3月非农就业报告也将出炉,圆通控股股东股权质押市值70亿 公司发债筹钱谋扩展,美国可能出现自2010年10月以来首次就业负增添。

各国仍在发力

近段时光以来,各国纷纷出招,以求牢固金融市场好提振经济。就在上周,美联储无限量QE打算、美国2万亿美元的经济刺激法案、二十国集团(G20)的5万亿美元经济计划,都曾给市场注入信心。其中,美国总统特朗普27日在白宫签署的2万亿美元经济刺激法案,成为历史上范畴最大的经济声援法案,在其生效之际,美国新冠肺炎确诊人数攻破了10万。

根据该法案,美国政府盘算为小企业提供3500亿美元贷款,股东要清仓减持这只大牛股 基金二季度却大举买入,用于支付工资跟福利。用3000亿美元为美国人(年收入低于9.9万美元)发放现金,一个四口之家可获得3400美元。该法案主要内容还包括,建立一个5000亿美元资金池,用于向受疫情影响的企业、州和城市发放贷款、提供贷款担保或投资;向医疗机构供给1117亿美元资金;为国家策略药品跟医疗用品储备供应160亿美元资金等。

诚然美国利率已经降至零并开启无穷量宽松模式,但美联储主席鲍威尔依然表示,美联储“弹药”尚未耗尽,仍有支持经济的政策空间。不过,美联储网站最新数据显示,目前其资产范围到达了5.25万亿美元,银行的美联储贴现窗口借款量飙升至508亿美元。

与此同时,亚洲多国也采取办法应答疫情带来的冲击。印度政府在上周推出价值1.7万亿卢比的经济救助计划,这项谋划将通过发放现金和食品补贴的形式进行。为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对日本经济的冲击,日本政府28日宣布,将推出规模空前的经济刺激方案,其规模将超过2008年金融危机时的经济应对政策。据悉,此次新冠肺炎疫情对日本经济造成了不小的影响。为提振经济,这份经济刺激筹划将包含财政、货泉和税收政策,日本政府吐露规划向收入减少的家庭以及中小企业发放补助或提供利率优惠。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总裁格奥尔基耶娃忠告,新冠病毒已经让全球经济陷入消退,各国必须以“极大规模”支出应答,避免一连串的破产和新兴市场债务违约。他强调,新兴市场国家需要至少2.5万亿美元的金融资源来度过这场危机,但它们自身的内部贮备和市场借贷才干无奈满足这一须要。